CJ.HEAZR

【炭善】 鬼灭屋| 局部坏死-05

*日本现代/斩妖除魔事务所/温柔炭x哭包善


月庭酒店篇(完结篇下)

 

房间里的湖绿色窗帘被一阵风吹起来,能看到窗外皎洁的月色,已是午夜了。三人都屏住呼吸,寂静了几秒之后,四周传来一阵银铃般的笑声,一位少女的半身虚影浮现在空中。

 

她看起来只有十三,四岁,穿着一件绯袴,黑色的姬长发披在肩后,右边嘴角有一颗小痣。她在房间里绕了一圈自言自语道,“终于有人来陪夢玩了吗?夢都要无聊死了……”

 

炭治郎不敢轻举妄动,这种没有肉身的鬼,除了封印和附身后被杀死以外没有别的办法,而且它们虽然不像别的鬼一样力量强大,但诡计多端,很难对付。

 

“看来黄头发哥哥被吓得不轻呐……”她绕过我妻善逸身旁,来到炭治郎身边,“那让我来看看你身上有什么好玩的吗……”说着对他吹出一团紫色气体,像烟雾一样。

 

“该死!”炭治郎低咒一声,想要避开也已经来不及了。虽然被这团气体包裹住并没有带来任何不适感,但他知道这也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呀——!”伊之助朝虚影挥了一刀,发现是徒劳的。

 

善逸站起来,淡淡道,“她在看炭治郎的记忆,她会用你最害怕的东西来对付你……”

 

伊之助闻言一愣。

 

“有意思……捉迷藏游戏开始了哦……”少女清亮的声音再度响起,随着她的话语,周遭的环境开始迅速地变化,在一道白光之后,三人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雪地森林。

 

准确来说只是对其中两个人陌生。

 

这片森林看起来十分广阔,密集地种满了松树,在白雪的覆盖下让人无法辨清方向,茫然一片。

 

伊之助环视了一圈道,“这是哪儿?我从来没有来过这。”

 

善逸接道,“我们都没有来过这里,因为她看的是炭治郎的记忆,所以这应该是……”他顿了顿,看了身旁的人一眼,“炭治郎曾经来过的地方。”有了前车之鉴,他可以确信这不是什么令人愉快的回忆。

 

“原来如此。”伊之助闻言点了点头,他发现善逸从噩梦中惊醒之后就变了一个人,变回了那位好久不见的雷柱。

 

炭治郎从来到这片雪地森林开始就一言不发,这地方太熟悉了,但是他想不起来这是哪了……

 

想来想去他感到一阵头疼,许久之前的记忆片段开始零散地出现在他的脑海里,他看见自己在雪地里奔跑,没命地奔跑,几次摔倒后都站起来继续跑……视线所及空无一人……看到这他的瞳孔蓦地放大——他想起来了。

 

“往这边!”他冲善逸和伊之助大叫一声,朝前方跑去。

 

他发誓永远都不会忘记这一天的……

 

那个和往常一样的午后,他下山去卖炭,回来时天色渐暗,好心的三郎爷爷留他住了一晚,等他第二天回家时,发现家人全都遭到鬼的残杀,只有妹妹……

 

想到这,炭治郎加快了奔跑的脚步,这一次,只要快一点,是不是就可以抓住那个鬼?是不是就可以阻止这一切发生了?

 

他想着,没命地朝家奔跑,连眼泪流下来被冷风刮得生疼也无所察觉。

 

发现了炭治郎的异样,身后的善逸和伊之助也拼尽全力跟上他,这一定是对他来说特别重要的事。

 

没过多久前面就出现了两幢低矮的房屋,那就是炭治郎的家了。

 

然而越是靠近,那股熟悉的血腥味就越来越浓,炭治郎一个箭步冲进门内,这时善逸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不好的念头,大叫道,“炭治郎,别进去!”


夢能根据你的记忆制造幻象,让人再回到过去时,总是会奢求能不能改变原来的悲剧,但他肯定这次即使是重蹈覆辙,也是最坏的一种结果。

 

善逸冲过去想要拉住他,可已经来不及了,屋内的场景尽入眼帘——成人和小孩的尸体支离破碎,血流成河,而屋里背对他们跪坐着一位女孩,正在吸食着面前这具尸体的血液,那身影再熟悉不过了。

 

伊之助最后一个进来,看到屋内场景胃里一阵翻腾。

 

善逸想要去拉炭治郎,发现他已经四肢僵硬了,脸上面无表情,站在那一动不动。

 

“祢豆子”转过身来,满嘴鲜血,像一只可怖的厉鬼。下一秒,她瞳孔紧缩,咬牙切齿地朝离他最近的炭治郎猛扑过去。

 

“小心!”炭治郎依旧木讷地站在原地,善逸连忙冲上去用刀挡住这次攻击,他惊讶地发现鬼身的“祢豆子”力量格外的强,于是道,“她应该是被鬼附身了,杀了她才能逼出夢!”

 

“好!”伊之助应道,趁“祢豆子”在攻击炭治郎时,从背后冲过准备出招。

 

谁知这时炭治郎突然从善逸身后冲到伊之助面前,为“祢豆子”挡下了这次攻击,他有些失落地说,“不要杀祢豆子,她不是鬼……”这句话他说出来自己都底气不足,可尽管如此,他还是选择保护妹妹。

 

他身后的“祢豆子”可没有半分领情,趁着这个空隙猛地冲上来,踹倒了炭治郎和伊之助。

 

善逸发现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祢豆子”的鬼身太过强大,需要三人合力才能击杀,要是炭治郎不参与还要阻挠的话,他们三人今天都得死在她手下了。

 

伊之助道,“炭治郎,这都是假的!那不是祢豆子!这都是那个鬼的障眼法!”

 

炭治郎闻言犹豫了,就算是幻境,未免也太真实了,这样有血有肉的祢豆子活生生地站在他面前,他实在无法下手杀了她。夢一定也是猜中了这一点。

 

炭治郎陷入犹豫之中,而善逸发现和伊之助联手起来也不是“祢豆子”的对手,现在只能勉强应付住,四周都是尸体和血液,使得鬼的力量越来越强大,炭治郎再不出手他俩就得先走一步了。


善逸一面忙着招架“祢豆子“的攻击,一面继续对炭治郎道,“炭治郎!相信我!她不是祢豆子!眼睛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的!”

 

眼睛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的。

 

炭治郎在心里默念了一遍这句话,微微一愣,接着闭上眼睛,调整呼吸,去感受在场的每一个人。

 

善逸和伊之助都是他最信任的朋友,但是“祢豆子”……他想起之前祢豆子是鬼身的那段日子,即使在极度饥饿的状态下也能克制住自己,他能感受到真正的祢豆子对他的情感……

 

伊之助和善逸分别从左右进攻牵制住“祢豆子”,此时二人正好同时把“祢豆子”限制在原地无法攻击。

 

“炭治郎,就是现在!!!”伊之助朝他大叫一声。错过了这个破绽,可就再难找机会对她进攻了。

 

炭治郎睁开眼,目光坚定了一些,他是鬼杀队的灶门炭治郎。

 

他深吸一口气,重新握好日轮刀,使出了水之呼吸的伍之型——乾天的慈雨,静谧地挥出如温柔雨水打击的一斩,让被斩杀者可以毫无痛苦的死去。

 

接着“祢豆子”的身体倒地,夢的声音从她体内传出,“可恶!”

 

伊之助眼疾手快,在夢要逃走的时候连忙使用镇鬼符将她封印住。

 

紧接着四周的景色又开始迅速地变化,一阵白光之后,他们回到了月庭酒店904号房间。

委托完成。

 

(月庭酒店篇 完结)



【炭善】 鬼灭屋| 局部坏死-04

(作者有话说:下一篇一定完结不要打我…

 *日本现代/斩妖除魔事务所/温柔炭x哭包善

月庭酒店篇(完结篇上)

 

炭治郎按下扶手准备冲进去,却发现门从里面锁住了,无论多用劲都推不开,可是他们出去的时候明明没锁门,更不可能是善逸自己锁上的。

 

“炭治郎,让开!!!”伊之助大叫了一声,一个助跑起跳把门踹开。

 

炭治郎赶忙冲进去,拔出日轮刀,发现屋内什么也没有,虽然看不见,但他能感觉到它还在这里。“善逸!你还好吗?!”他问道,但是并没有得到回答。

 

我妻善逸坐在床上低着头,许久之后才缓缓抬头,炭治郎看清他脸的一瞬间怔住了——金发少年抬起睡得乱糟糟的脑袋,皱着眉头,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张了张嘴却说不出一句话。


他从未见过这样失魂落魄的善逸,这样无声的哭泣和以往都不一样,一定是什么特别令他难过的事才会哭成这样啊……炭治郎想着一阵心疼,走向他的床边蹲下,轻声唤道,“善逸……善逸…?“他凑近了一些,“怎么了?”

 

我妻善逸抬手擦了擦眼泪道,“是鬼梦魇。”

 

伊之助和炭治郎多半也猜到了酒店里的小鬼多半是鬼梦靥,它能操控人的梦境,但是每个人被影响的效果不一样,有的人最多一晚上睡不好,有的人则会做可怖的噩梦,导致接下来的几天都受这种磁场影响,从而觉得自己诸事不顺。

 

善逸起身想要下床,想赶紧投身到现实里,把刚刚脑海里挥之不去的东西挤掉。

 

但是炭治郎看他的状态就知道不对劲,把他按住道,“告诉我,善逸,你梦到了什么。”

 

善逸被他这么一问,回想起那个梦,本能地僵硬了两秒,当时的情景铺天盖地地涌来,压得他喘不过气儿。


他沉默了一会儿,慢慢道,“我梦见……”他试了几次都无法顺利说出那句话,“我……我……我杀了师兄……爷爷……伊之助……还有你……”善逸说到后面的声音越来越小,低下头去,再抬起头时脸上挂着泪痕。

 

那个梦太真实了,简直不能叫梦。


如果说一开始杀掉师兄只是因为被辱骂的恼羞成怒,那后面杀掉爷爷可以说是在享受杀人恣意的快感,看着匍匐在地上早已白发的爷爷,双手沾满了昔日亲人的鲜血,善逸感到近乎疯狂的兴奋与快乐,于是接二连三地手刃掉炭治郎与伊之助——那些最信任他的朋友们。


杀人时血液溅在脸上的温热感记忆犹新,那样的他,比鬼还可怕……

 

炭治郎只听了他简短的描述,也想到亲手杀掉至亲对善逸的冲击度,于是抱住他轻轻拍了拍后背道,“没关系,都是假的。现在没事了。”


诸如此类哄祢豆子的行为炭治郎总是会不由自主地用在善逸身上。

 

这时,一直站在一旁观察的伊之助说道,“小心,它来了。”

 

炭治郎闻言调整了一下呼吸,的确察觉到房间里异样的气体在流动。他站在善逸身前,握好日轮刀道,“出来吧。”


(未完待续)

【炭善】  鬼灭屋| 局部坏死-03

*日本现代/斩妖除魔事务所/温柔炭x哭包善


月庭酒店篇(下)


“啊我想起来了!那天我没有提前预定酒店,晚上到了奈良之后,就在街上找了一家酒店入住,好像是叫月庭酒店……”电话那头的相田明日香顿了一会儿,“嗯……”

 

炭治郎赶忙问道,“怎么了?”

 

相田小姐继续道,“也没有什么事……就是想起来那天能在市中心找到一家人很少的酒店,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毕竟七月的奈良,各大酒店都是被提前订满了呢……”

 

炭治郎在电话这边点了点头,心想她说的也有道理,难道是生意不好吗……?于是继续问道,“那请问相田小姐在酒店住的时候,有发生什么反常的事吗?“

 

相田明日香想了想答道,“要这么说的话……我那天晚上没有睡好,一连醒了好几次。但我一直很难在陌生的床上入睡,所以也不知道算不算反常……”

 

炭治郎道,“了解了。相田小姐还记得那天入住的房间号吗?我们打算去酒店调查一下。”

 

相田明日香道,“记得,904房间。”

 

炭治郎道,“好的,那后续调查有需要还会联系您的。”

 

“麻烦了。”那边的相田小姐应完挂断了电话。

 

炭治郎和相田小姐通完话后,初步猜测鬼应该是在酒店里了,于是叫上伊之助和善逸上了辆计程车去往那个叫月庭酒店的地方。

 

计程车在酒店门口的停车点停下,一行人从车上下来,“月庭酒店”四个金光闪闪的大字随即映入眼帘。


进去是一个挂满金色千纸鹤的旋转门,正对的招待处有一位穿着和服的小姐,正在忙着打印什么单子。大堂左边是一个装修得古色古香的茶室,右边是沙发和茶几供宾客休息。

 

说实话,从进来第一刻开始,炭治郎就觉得月庭酒店和他想象中的样子有些出入。市中心地带的中高档酒店,怎么也不像没有生意的地方。


伊之助也忍不住问道,“炭治郎,你确定是这里吗……?”


炭治郎微微皱起眉头,走到招待处道,“那个,您好,能帮我开两个房间吗?904号和905号。”招待处的小姐奇怪地看了一眼,没有多问,给他办理了入住手续。

 

在通往9楼的电梯里,伊之助看了眼手表道,“从我们进来到上电梯这二十一分钟,没有看到其他酒店的客人……”炭治郎表情严肃了一些,“现在是旅游旺季,又是晚上,按理来说应该会有客人陆陆续续回到酒店。”

 

“嘀——”

房卡插入卡销,904号房间被灯光照亮。

 

这是一个普通的标准间,进门是一个长廊,左边是卫生间和浴室,径直走进去就是一个约15平米的正方形空间,摆了两张1.5米的大床,两个沙发和一个茶几,一个电视机和衣柜。

 

在走进去时,炭治郎发现有一侧的墙壁上有一面全身镜,不由得停下脚步看了看镜中的自己,从进入这个房间开始,他就莫名地有一阵心慌。

 

后面的伊之助也察觉到异样,把其他地方都检查了一下道,“这个房间有问题。我们今晚住这吗?”

 

炭治郎环视了一圈道,“它太警觉了,我们在这它不会出来的。”

 

这时一直挂机的善逸突然上线道,“那我今晚睡这吧,炭治郎和猪猪去隔壁。”

 

炭治郎先是一惊,随后皱眉道,“你一个人……”

 

他还没说完就被打断道,“我留在这可以引它出来,再说,能在这个房间睡着的人也只有我了吧哈哈哈哈哈哈……”善逸顿了顿,一改之前嬉皮笑脸的样子,正色道,“放心吧,相信我,炭治郎。”

 

炭治郎犹豫了一会儿,904房间应该留下一个不那么容易被察觉是鬼杀队的人,这个人无疑善逸最合适,但出于本心他肯定不愿意把善逸置于危险之中……但是善逸最后的九个字好像给炭治郎打了一剂镇定剂,他慢慢放下心来接受了这个提议,他相信善逸,轻声道,“好吧,我和伊之助就在隔壁,有情况我们就立马过来。”

 

善逸点了点头道,“嗯。“

 

炭治郎和伊之助离开了房间,出门时他特意没有锁上房门。

 

离开的二人静坐在905房间内,这个房间和904的装修一模一样,但是不得不说,在这个房间里就没有那样强烈的不安感了,炭治郎想到这不由得想到善逸,内心一阵紧张,屏息凝视专注观察隔壁房间的动静。

 

伊之助躺在床上看了眼手表,已经快晚上十一点了,善逸待在904房间已经一个多小时了,那家伙应该已经睡了吧……一路来他和炭治郎都能同时感受到某些不寻常的气息,那家伙一路跟个没事人一样……唉……不知道这次遇到的会是什么东西呢……伊之助想着想着,开始有些犯困。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伊之助困得闭上了眼睛,炭治郎依旧静坐着。

 

“啊——!“

不知过了多久,隔壁房间突然传来一声短暂急促的尖叫声。


是善逸的声音。

 

伊之助从半梦半醒中惊坐起,而一直神经高度紧张的炭治郎在听到这声尖叫后,脑子“嗡——”的一声,好像紧绷的弦断掉,立马向904房间冲去。

 

短短的几十秒里,他来不及多想其他事,他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善逸一定不能出事。


(未完待续)

(鸽王chenji在很努力地填坑了55555 @弋白 今天你画画了吗?)

【炭善】  鬼灭屋| 局部坏死-02

(这里是:居然完成日更产量的快乐chenji)

*日本现代/斩妖除魔事务所/温柔炭x哭包善


月庭酒店篇(中)

夹杂在六月梅雨与八月酷暑之间的七月,是关西地区的旅游旺季,行走在大街上都能明显地感觉到人流量增了许多。

 

袮豆子留在京都照看店铺,其余三人去了奈良调查相田小姐的委托。

 

炭治郎来到相田小姐给的地址,看了眼马路对面的招牌道,“那应该就是委托人去过的便利店,我们去看看吧。”善逸和伊之助应道,“好。”


公司人员密集复杂,鬼怪不易存在,于是他们决定先从这里调查起。然而一进便利店,善逸就在食品区停下了脚步,炭治郎把便利店绕了一圈,发现并无异样,转眼一看发现某人还在那。


善逸:“炭治郎,啾啾说它饿了呢。“

炭治郎:“你休想,一小时前才吃过早饭。”

善逸:“哦。”

 

炭治郎听到某人的声音好像有些小情绪,便转过头去,看到善逸低头撇着嘴跟在他后面,像个没有糖吃的小孩一样委屈巴巴的,心里顿时觉得好气又好笑,右手戳了戳他的脸道,“好啦,今天工作完请你吃好吃的行吗?”


善逸抬头对上炭治郎的眼睛,虽然对方正在专心致志地戳自己脸,但是他看见炭治郎的眼神,很奇怪……是一种他描述不出来的感觉。


为什么要用哄小孩的方式哄我啊,明明炭治郎是超厉害的人……善逸想着,有些别扭地扭过头。

 

这时,另一端的货架传来吵闹声,二人连忙朝那边走过去,发现伊之助和一群穿着高中校服的男生争吵起来了。

 

伊之助自从来到京都,就没有再戴他的猪头罩,而是换成了一个纯白的口罩,上面印了一只可爱的小小猪。即使这样——遮了大半张脸仅露出一双好看的眼睛,配上蓝色的齐肩发,伊之助还是会被认成女生。

 

事情的起因就是,隔壁学校刚放假的学生来便利店买水,冲这位蓝发少年叫了一句,“嗨,美女。”


结果不由而知。

 

“你信不信本大爷把你揍得满地找牙啊!!!”伊之助边咆哮边撸起袖子,手臂的肱二头肌清晰可见。


“不就是认错人了吗,你这人怎么说话的啊?!!!”对面的高中生仗着人多也不害怕。


“本大爷今天就用兽之呼吸教你好好说话!!!”伊之助说着要去拎对方领子。


“什么吸?不管了来啊谁怕谁啊!!!”高中生们也还手彼此推推攘攘地,场面一度混乱。


“好了好了伊之助我们走吧!”炭治郎眼看情况不妙,怕波及无辜,连忙把伊之助拖着拽离战场。善逸也跟上去离开便利店,高中生的声音被抛在耳后。


离开了便利店,三人去了奈良公园和东大寺,最后来到一条不知名街道边的长椅上落脚休息。炭治郎看了眼表,已经下午四点过了。因为七月正好是学生们放假的时候,奈良公园和东大寺人多鹿疯,调查一圈精疲力竭不说,实在没有什么实质性结果。


“难道我们第一个委托要以失败而告终了吗……”伊之助的挫败感又莫名袭来。


“不会的!”炭治郎倒是依然信心满满,他认真想着,“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呢?相田小姐十六号的行程都很正常……也并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


一旁的善逸并没有关注他们的对话,只是一个劲儿地叫着“好累啊累死了感觉膝盖骨跟断掉了一样呢”的话。“啾啾啾!”啾啾也发出了几句表示疲惫的叫声。忽然,善逸看见前方有一家店铺,亮着闪亮的粉色招牌,上面写着「love hotel」,于是便大叫道,“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累啊走了一天的路好想躺在hotel柔软的大床上睡觉啊啊啊!!!要是有妹子能一起去love hotel睡觉就更好了呜呜呜呜!!!”他说完便蹭在炭治郎身上开始犯蠢,“要是没有妹子的话炭治郎我也不介意的嘿嘿嘿!!”


炭治郎并没有听他说的垃圾话内容,只听到了一个关键词,便两眼一亮道,“hotel!对啊!”于是立马打电话询问了相田小姐七月十五日入住的酒店。


(未完待续)

(顺便艾特一下同时产画的@弋白 吾日三省吾身 今天比昨天摸更多鱼了吗?)


【炭善】  鬼灭屋| 局部坏死-01

(这里是:被画手怂恿开坑于是深夜发文的善吹)


*日本现代/斩妖除魔事务所/温柔炭x哭包善


月庭酒店篇(上)

鬼怪多蛰伏于乡野之间,城市人气旺盛,只有不易被人发现的小鬼才会在城市间活动。自从袮豆子恢复人身后,炭治郎就带着妹妹与我妻善逸和嘴平伊之助,在京都开了间灵异事务所,专门解决那些城市间活动作祟的鬼。


鬼灭屋,听起来是个古色古香的名字,实际上也就是在中京区边上的一家小店铺,钢筋水泥墙面上用平假名写着几个字——“鬼灭屋|灵异事务所”。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就说当时买店铺不要选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啊!你看都开业都几天还没有一个人!!!”善逸边咆哮边抓了抓自己头上的一团乱毛,“之前看的先斗町那个店铺不行嘛!!!”


伊之助掏了掏耳朵,不耐烦地小声嘀咕着类似“吵死”“缝上”之类的字眼。


炭治郎望了望天花板,不紧不慢地喝了口茶道,“在京都能租到这样的房子也不错了,先斗町那个的租金可是现在这个的三倍呢。”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可是我们损失的客户也比省下来的租金多啊呜呜呜呜呜呜……”某人说着说着又开始在地上打滚儿撒泼。炭治郎无奈地摇了摇头,这样的场景太熟悉不过了。突然他嗅觉一灵,随即笑着朝地上的某人走去,右手揉了揉他自己抓的乱糟糟的卷发道,“快起来吧,要工作了。”“诶?”善逸坐起来,一脸懵圈。


“请问……这是鬼灭屋灵异事务所吗…?”门口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啊是的,请进来坐吧。”炭治郎答道。


这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女人,披着齐肩的头发,化着淡妆,眉头紧锁好像有什么心事,看穿着应该是一位上班族。


炭治郎看她迟迟没有开口,从坐下开始也只是盯着桌面,自顾自的想着什么,便主动问道,“我是灶门炭治郎。请问您是遇到什么麻烦事了吗?”


年轻女人嘀咕了一句“太奇怪了”,随即反应过来,抬头看向炭治郎,抱歉地笑了笑道,“啊您好,我是相田明日香。嗯……我最近遇到了一些奇怪的事……总之就变得特别不走运……”


炭治郎问道,“什么事?从什么时候开始的?”相田小姐想了想道,“很多倒霉的事,有次晚上照镜子还看到一个黑影一闪而过……我也想过是不是我想多了……但内心真的很不安……”她接过袮豆子给她倒的水喝了一口,“谢谢。要说起来……应该是一周前开始发生这些事的……具体应该是……十七号?对,十六号我在奈良出差,第二天回来开始发生这些事的。”


炭治郎拿过纸笔开始边记录便询问道,“十六号的行程,麻烦相田小姐告知我一下可以吗?另外有什么特别的事也可以告诉我。”相田明日香调整了一下坐姿,双手放在膝上道,“可以的。那天我早上八点半起床去公司办理事务,然后一直在公司,应该一直工作到快十二点半去楼下的便利店买了饭团……”她喝了口水,“其实我也是第一次去奈良,于是工作结束后就打算去奈良公园看看,我到公园的时候是两点整。然后就在公园里待了一会儿,还去了东大寺,玩完出来就直接乘车回京都了。”她想了想,“至于特别的事情……好像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所以也没有记住……”说完她又抱歉地笑了笑。


炭治郎道,“没关系,大概了解了,调查中有什么问题会联系您确认的,您有什么想起来的事也可以告诉我们。”相田明日香道,“好的,麻烦了。”随后二人又聊了一些关于委托事件琐碎的问题,不到一小时,女委托人就有事要先走了。


送走了相田小姐,炭治郎回过头问道,“大家关于这次委托有什么想法吗?”


我妻善逸停下和啾啾玩闹,装模作样地思考了一下道,“嗯,毫无头绪呢。”


炭治郎叹了口气,看向一直在小声嘀咕的伊之助,问道,“伊之助呢?”


于是伊之助把嘴里一直念叨的话大声地说了出来,“虽然你是鬼灭屋的主理人,但我不会承认比你弱的!!!”


炭治郎:“……”


(未完待续)

(借了张帅哥善的图,侵删)

11/27 看太平山顶给我的感觉还是不一样 我因为一句“太阳不忠 出卖1994年夏末心动”入坑 却发现这本书没有达到我心中白月光的高度 我钟意的港风还是阿飞正传里张曼玉对张国荣说“昨晚我没有梦见你” 是春光乍泄里何宝荣对梁耀辉说的那句“不如我们从头来过”

写手练笔 (同人改编)

#1   文武 (上)                            (原型敬必)

“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

 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殷少卿,赵都督到了。”

“请。“

 

不一会儿,殷明就看到了赵如,来者身长七尺有余,面露凶相,左眼下有一道短而黑的伤疤,右手压在佩刀上,要不是身着三品武官官服,殷明真觉得他是匪徒来劫持大理寺的。


赵如从进门开始就是一副趾高气昂的模样,此时见了年纪轻轻的殷明,更是不屑道,“你们大理寺是没人了吗,派一个小孩来跟我办案?“


殷明二十岁任大理寺少卿,因长相清秀略显稚嫩,身形较小,看起来和十六七岁的少年无疑,常会被人轻视。


旁边的官员想要说些什么,被殷明制止了。


他面无表情地走到赵如面前,声音不大却掷地有声地说道,“我是大理寺少卿殷明。“


赵如行了个礼,似笑非笑地说道,“在下中都督赵如,奉旨前来协助大理寺办常安坊一案。“


殷明没再回礼,转身拿出两本书卷给他,今日卯时常安坊发生了一起灭门案,“这是和本案相关的案情宗卷。“他转过头看向窗外,”近日大理寺人手缺乏,派赵都督来要做的也很简单,帮大理寺抓住匪徒即可。“殷明言下之意是,大理寺只是雇你来当个帮手而已。


赵如当然听出来,这位少卿是对自己之前的态度不满,故意划清界限呢。他双手环在胸前,看着殷明道,“如果我没记错,大理寺少卿不过正四品,赵某官职比殷少卿略高一等,还是听我的比较合适吧?“


殷明眯了眯眼睛,他说的的确没错,但看着这人一副痞里痞气的模样他就心头上火。算了,殷明心想,管他黑猫白猫,能帮大理寺抓住老鼠的就是好猫。

他笑了笑道,“那大理寺全听赵都督吩咐。”

意思是此事全归赵都督负责,自然出了什么差错也是他的责任。


赵如从兜里摸了几片薄荷叶放到嘴里嚼,向殷明又靠近了几分,他比殷明高了大半个头,居高临下地盯着他道,“赵某是个粗人,不和你们文官玩什么文字游戏。”

他抬眼看了看周围,“所以我办事也有我自己的规矩。”


四下安静了几分,他挥了挥手朝门口走去,“案发到现在不过一个多时辰,去常安坊。”


殷明心想常安坊已经去过了为何要再去一次,但还是跟着赵如出门了。


到了常安坊时,赵如吩咐道,“所有守卫军散开走访,搜寻目击者和线索。”守卫军听令散开后,赵如一人前往案发的那间商铺,殷明跟在身后。


他嗤笑一声,“你们大理寺少卿还要亲自办案的么?”


殷明面无表情地回道,“我只是跟着你,起监督纠察之职。”


赵如停下脚步,转过身来看着他道,“然后记下来好弹劾我?”


殷明看了他一眼,“在赵都督需要帮助的时候我也可以帮你一把。”


赵如闻言从下到上打量了一下殷明,此人穿着一身绯色官服,没带武器,赤手空拳地出来和他抓歹徒,还说要帮他,有没有搞错?他心想懒得和小孩计较,便加快脚步朝案发地走去。



案发的商铺是一家典当铺。


赵如把整个店铺都搜寻了一遍,最后在撬开里屋内柜看到一堆金饰时,自顾自地嘟囔了一句,“奇怪……“


殷明自始至终都站在进门的地方不动,但也猜了赵如的疑惑,“典当铺所有钱财都在,不是劫财。”


赵如看了他一眼,“这个店铺主人查过吗?什么来头?”


殷明:“还在查。就目前来看,仇杀的可能性比较大。”


赵如没再说话,在把店铺里外都搜完后走到殷明面前说道,“令旗亭传令全城武侯,说常安坊查到重要证据,速来增援。”


殷明皱着的眉头自见到赵如后就没舒展开过,此时更重了几分,问道,“你查到什么证据了?”


赵如:“没查到什么。”


殷明强忍住翻白眼的欲望,“那你叫我传令全城武侯?“

赵如不以为意,又从兜里掏出些薄荷叶放到嘴里,“他们替人买命的可能性比较大,说查到线索只是诱饵,诈他们出来。“


殷明不想说话,就是看着他,眼神传递的意思是我大理寺旗亭传令岂是拿给你儿戏的?


赵如见他没说话又补充道,“人在不自信的时候就会犯错。要不要赌一把,殷少卿?”


殷明没话反驳他,只好出去吩咐道,“让旗亭传令全城武侯,常安坊查到重要线索,速来增援。“回来后看到赵如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坐在椅子上嚼薄荷,便挖苦道,”我看赵都督挺自信的。“


赵如摆了摆手,“不敢当。“


殷明面带微笑问道,“那接下来要做些什么呢?“


赵如:“先把门口守卫军散了,全城武侯赶到最少也得一刻,凶手要真想回来清理尾巴,一定会在他们之前到,把人撤了掩人耳目。”


殷明又出去吩咐守卫军先行退守。


过了一会儿,赵如突然想起什么问道,“殷少卿会不会武功?”


殷明:“不会。”


赵如抬了下右边眉毛,“那一会儿可躲远了。”


殷明闻言心里恼怒,面上仍强装镇定道,“我堂堂大理寺少卿……”


赵如斜了他一眼,“我可没跟你开玩笑。”

《长安十二时辰》同人文——莫逆之交2

李长源x李嗣升(李必x李屿)



贰/   春日游宴(上)

 

据《通鉴》载:"开元十八年二月,以国家富庶,公务趋简,许百官于春月旬休时,得自选胜地,自行宴乐。该月十八日,自宰相至员外郎,凡十二筵,各赐钱五千缗。“

 


开元十八年二月十八日,许百官春月旬休游宴。



       大唐游宴之风盛行,选上风景秀丽的地方,万众云集,美人与美景争艳,好不热闹。

       而今日的春宴,李嗣升要跟着圣上去长安东边一处名为翠微园的地方。

       此地还是礼部侍郎上奏推荐给圣上的,据说园内瀑布流泉多处,茂枝峻叶,每年春月伊始,万物复苏,消融的雪水与春日的阳光交相辉映,更为美艳。

 



       李嗣升对镜照了照今日的服装,穿了一身白色便服,长发高束在脑后。

       玉树临风一少年。

       看起来也不乏男子气概,好歹今年也要行弱冠之礼了。

       他最后对着镜子把袖口的褶子捋平,确认仪表完好,便跟着随从出门了。

 


        

        屋外阳光明媚,看来今日是个游宴的好天气。

        李嗣升随口问道,“今日春宴圣上宴请了哪些人?”

        内侍答,“三省尚书,六部侍郎,诸位皇子与嫔妃,还有一些文人。“

        李嗣升闻言又问道,”文人有哪些?“

        内侍答,“有‘神童’李长源,诗人贺季真……”

        内侍后面的话李嗣升都没听进去,光听到第一个名字,今日游宴对他来说就更重要了几分。

 


      

       翠微园。 

       游宴之处树荫蔽日,一侧泉水叮咚,地上早已铺好的柔软的毯子,有乐手在奏乐,美人起舞。座下觥筹交错,谈笑甚欢。

       李嗣升好不容易结束了和长辈们的寒暄,起身往泉鸣处走去,人声听多了有些聒噪。

       这潭泉水清澈见底,绿悠悠的,不知道是不是映衬着树叶的颜色。

       突然入口处传来一阵脚步声。

       “长源见过忠王。“

       李嗣升闻言看去,是一个男孩在行礼,脸上的稚嫩成熟了几分,是他熟悉的模样。

       他当即回道,“不必多礼。”

       两年前他初见李长源就十分喜爱,此时春宴再见自是欢喜得不行,什么繁缛的礼节都顾不上。

       他于是问道,“你认识本王?”

       李长源答,“两年前在宫内,见过忠王一面。”

       李嗣升称赞道,”神童果真好记性,两年前与本王见过一面都还记得。“

       李长源面不改色道,“那是因为长源对忠王印象深刻。”


        一面之缘,耿耿于怀。




《长安十二时辰》同人文——莫逆之交1

《长安十二时辰》

 莫逆之交                    李长源x李嗣升(李必x李屿)(历史改编向)

 

壹/  初遇

 

开元十六年,唐玄宗召见北周柱国大将军李弼六世孙李长源。


       这是七岁的李长源第一次入宫,跟着时任吴房县令的家父李承休,还是以神童的身份被召见,虽然觉得有些莫名其妙,还被家母隆重的打扮了一番,但能进长安城玩一次也是很不错的了。

       初入长安城,便看见那车水马龙的街道,路上络绎不绝的车夫商人和抹着胭脂粉沫的美丽女子,千家万户高挂的彩色花灯,坊中布置有序高耸在上的旗亭。

       李长源心想,原来这就是长安啊。

       马车过了安仁坊,家父李承休指着东面跟李长源说道,“长安坊市之间有‘东贵西富’之说,如东面的崇仁坊就是东阳公主与长宁公主的府邸,东北角的入苑坊更是‘十王宅’。”李承休又指了指西面,“而城西则因有西市的贸易极为繁盛,多来自中亚,东南亚以及高丽、百济、新罗、日本等各国各地区的商人,便有人戏称是‘富人云集之地‘。“

       李长源眨巴着眼睛点了点头,又看向家父之前指的入苑坊,心里好奇既是十王宅……那这十王都是些什么人呢……

       

       

       马车继续在繁华的长安城由南向北行驶,不出两刻,父子二人便被内侍领入宫中。

       而入宫刚走没多久,李长源就远远地看到,前方有一位看起来还未满弱冠的少年,带着侍从走过,少年身着官服,神采奕奕。

       李长源看得他有些出了神,内侍见状笑着解释道,“那可是忠王李浚。”

       李长源闻言远远地行了礼,心想忠王是玄宗的第三个儿子李嗣升,去年刚被封为忠王改名浚,应该也是住在“十王宅”的十王之一吧。

       他之前并没见过皇室,此番第一次见着李嗣升,只联想到一个词:意气风发。

       是他向往的模样。

       而李嗣升也看到了这个打扮端庄的小孩,有些心生好奇,他并不认识这个入宫的小孩。于是仔细看了两眼,还挺可爱的。

       

       

       见过忠王,李长源被带到正在小花园与燕国公张说对弈的圣人面前时,圣人见神童已到,便兴起让张说出题考考神童。

       张说不敢怠慢,低头看了看棋盘上黑白分明的棋子,指着棋盘开口道,“方若棋局,圆若棋子,动若棋生,静若棋死。”

       这题答上来,博圣上一悦自然有赏,要答不上来,败了圣上兴致,后果不由而知。即便知道自家孩子天资聪颖,李承休还是着实捏了一把汗。

       这时正巧李嗣升有事请见唐玄宗,走到小花园就远远地看到这一幕,便停下脚步来想静观这位之前有过一面之缘的小孩会如何对答。

       哪知李长源并没有思考很久,微微一笑,脱口而出,“方若行义,圆若用智,动若骋材,静若得意。“

       利落又不失精准。

       李嗣升心里一惊,不免称赞巧妙,他看向那个七岁的孩子,这次的距离比刚刚近些,他看到他那一双杏仁眼像女孩一样,显得简单纯真,稚嫩的脸上却没有一丝慌乱。

       李嗣升不经意地笑了,心里暗自下了决心,他一定要结识这个小孩。